推荐资讯

她擦了擦额头,但是那一种鸡蛋清黏黏的感觉一直都在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7:15 浏览:
“小悦,你.妈和你继父,这么早就给你订婚,明明你还在上大学呢。”连彤不信道:“小悦,这事,我哥知道吗?”
 
    “知道。”唐悦点头,她详细的解释道:“我和我未婚夫是两情相悦,自愿订婚的,我妈和唐爸爸,也不愿意的,但,还是尊重我们两个人的意见。”
 
    “莫司宇,是我的未婚夫,他现在就在军区当兵呢。”唐悦一提起莫司宇的名字时,两眼放光,俏脸有些娇羞的,她漂亮的脸上,根本就没有一星半点的不情愿。
 
    “你们是自由恋爱?”连彤板着脸孔,认真的询问。
 
    “是。”唐悦想也没想的点头道:“所以,连姑姑,真不是我爸妈把我给卖了,她们疼我还来不及呢。”
 
    “当兵的?”连彤看着唐悦,向一旁的白清求证道:“莫司宇是不是很优秀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白清点头,心中想着,他何止是优秀。
 
    “那我什么时候能见见?”连彤不见见对方,她心里就不安心。
 
    “连姑姑,他是当兵的,不能经常出来。”唐悦也想安排,但,莫司宇的工作,就注定了他不能像普通的人一样,随时随地的见面。
 
    “那照片呢?”连彤又问。
 
    唐悦想否认,但连彤那一副没照片不相信的样子,唐悦挑了上回和莫司宇的合照拿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小悦,你这是看上他这张脸了吧?”连姑姑的第一眼反应就是这个,照片里,那个穿着军装的男子,一身正气的,冷峻的五官俊美非常。
 
    唐悦红了红脸,弱弱的反驳道:“才不是呢,他除了脸,人品也很好,体贴而又细心,对我也好,又有责任感。”
 
    唐悦闭着眼睛,都能说出无数莫司宇的优点来。
 
    连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除了脸,她唯一看到的就是男人眼底的爱。
 
    经过这一插曲,唐悦和连彤的关系,倒是亲近了不少,饭后,白清主动收拾碗,唐悦擦桌子扫地。
 
    连彤到了工作室,就开始挑选着衣服,她对于白清的衣服,很喜欢,既休闲,又美观,关键的是,动手打架的时候,这衣服也不会成为累赘。
 
    ‘叩叩叩’
 
   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唐悦正提着垃圾桶准备去倒垃圾,听着这敲门声,她还以为是连青洋呢。
 
 第458章 你才是第三者(三更)
 
    门一打开,看到门口那女子的时候,唐悦的柳眉不由的蹙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扫帚星。”项雅芝怀着气愤的心情过来的,她一看到唐悦那一张脸,她冲上前,扬起手,就打算打人。
 
    唐悦手中正拎着垃圾桶呢,她看到项雅芝的动作,想也没想,将手中的垃圾桶往项雅芝面前扔了过去,她自己则是迅速往后退去。
 
    “小悦。”白清在厨房里听到不对劲,碗都忘了扔下,就跑了出来,看到项雅芝的时候,白清立刻将唐悦护在身后,她手上还拿着一个没洗完的碗。
 
    项雅芝想着狠狠打唐悦几下的,因为这力道很大,垃圾桶过来的时候,项雅芝连力气都没有收,这一巴掌甩到了垃圾桶上,垃圾桶里本来就装的满满的,被她这么一打,垃圾桶里的东西飞了出来,溅了很多到项雅芝的身上。
 
    这是厨房垃圾,一些烂菜叶子,鸡蛋壳,还有剩下的菜全部都倒在里面了,不仅看着恶心,这沾在身上,就更恶心了,特别是一只鸡蛋壳还落在了项雅芝的头发上,蛋壳里还剩下的鸡蛋清顺着头发流了下来,流到了项雅芝的额头上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”
 
    项雅芝的尖叫声响起,把外面古树的小鸟都吓的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吵死了。”连彤从工作室里走出来,从项雅芝进门之后,到项雅芝现在尖叫,她看的一清二楚,本来想拉走唐悦的时候,没想到唐悦反应经她想象中的要快,更别说还摆了项雅芝一道,连彤可是在心底拍巴掌呢。
 
    “大嫂,你一进门就想打人,却打到垃圾桶,还好意思叫?”
 
    “如果我是你啊,早就觉得丢人,躲起来了。”
 
    连彤揶揄的声音里没有半点尊敬,那一声‘大嫂’,反而像是对项雅芝的嘲讽。
 
    “连彤?”项雅芝胡乱的将鸡蛋壳丢走,她擦了擦额头,但是那一种鸡蛋清黏黏的感觉一直都在,项雅芝从小到大,哪能忍受的了自己这么脏,这会看到连彤也在这里,项雅芝气愤极了,她道:“你不是最疼青洋的吗?这次她这个扫帚星害的青洋的腿变成这样了,你难道不给青洋出气吗?”
 
    “青洋的腿伤了,和小悦有什么关系?”连彤倚在门边上,有白清在,项雅芝是近不了唐悦的身了。
 
    “当然,若不是为了救小悦,青洋的腿又怎么会受伤?”项雅芝从陶玉君的嘴里听到连青洋受伤的事情真相时,她心底那叫一个气愤啊。
 
    自家儿子,却为了救狐狸精的女儿而伤了腿。
 
    项雅芝怎么想也觉得不甘心,就气冲冲的跑来找唐悦了。
 
    “若不是她像她那个妈一样,勾三搭四的,又怎么会让那些男人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?还连累了青洋?”项雅芝一脸嫌弃的看向唐悦。
 
    唐悦
    “我告诉你,你才是第三者,是抢别人老公的狐狸精。”唐悦冷声说着,骂谁都行,骂她妈妈就不行。
 
    项雅芝冷不丁的被甩了耳光,听着唐悦那冰冷的声音,说她是第三者,说她使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抢了连和,项雅芝心虚啊,那声音,也就更高了,项雅芝神色激动的朝着唐悦而去。
 
    “你个不要脸的,你.妈才是狐狸精,你个小狐狸精也和你.妈一样。”项雅芝冲上前,半路却被白清给拦住了。
 
    白清的力气,可不是唐悦能比的,她用力一推,就把项雅芝推到后面去了。
相关阅读